魔卡杀阵_武丁朝诸侯_异龙花都_琪官儿|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知之次也 > 正文内容

囚爱_故事

来源:魔卡杀阵网   时间: 2020-10-16

  {金阳:承诺,我已说出口。沉默,把时间偷走。}

  .

  “清一色。胡了。”

  我叼着烟推开面前的牌,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因为手机在麻将桌上伴随着“突突突”的震动声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响起来,屏幕上不停闪烁着苏荷清纯姣美的笑靥和“老婆大人”四个字。

  “呐,你老婆大人来电话了哦!”

  管瞳凑到过来拿起手机,把脸贴得离我很近,那张放大了的笑脸如同曼陀罗花般肆意绽放,清香的吐息在我脸上轻轻拂过。我一把搂过她纤细的腰肢,却被她狠狠地给推开。

  我赶快拉住她的手放在我的胸口,“管瞳,我错了,求求你,别生气,好不好?”

  管瞳并没有理我,而是抽出双手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开始涂指甲。我直接摁下了关机键,麻将也没心情继续打了,因为我得马上屁颠屁颠地跑到管瞳的身边去赔笑脸。

  管瞳跟苏荷完全不一样,她是一个让人一点也摸不透的神秘女人,Dior、法餐、玫瑰花、甜言蜜语对她统统无效。

  就算是像现在这样哄着她,她也还是对我爱理不理。

  .

  我见到苏荷的第一眼,就知道她会成为我的女朋友。

  完全符合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小脸,白净,大眼睛,不怎么爱说话,喜欢捂着嘴笑,让人有种看见她就想保护的感觉。

  三天后,我动员朋友们来我家,帮我撒满了一地玫瑰花瓣,点了一屋子的蜡烛,还买来了999朵玫瑰花。当苏荷来到我家看见我单膝跪地对她说“嫁给我”的时候感动得痛哭流涕。

  只可惜,我猜到了这开头却没猜到这结局。

  半年以后,我就自然而然地厌倦了苏荷。厌倦了她的眼泪,厌倦了她的撒娇,甚至厌倦了她的声音,厌倦了她的笑容,厌倦了她那张脸。我知道,你们一定觉得我很渣。

  不过,我想,换了谁都会忍受不了她。信息必须秒回,每天按照三餐通电话,不准打联盟,不准打麻将,想吃什么必须二十分钟以内送到,如果三部电影同时上映就要陪她在电影院呆上一整天,还必须陪她做各种无聊的心里测试,还有每天睡觉之前唱歌讲故事给她,爱心早餐爱心午餐诸如此类的。所有的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最过分的是我必须不能比她先睡着,不然她会害怕。

  .

  认识管瞳就像认识苏荷一样自然,同样是在一次聚会上。不同的是,她完全不符合我的胃口却莫名地吸引了我。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的管瞳在舞池里犹如一条妖娆的赤链蛇,长发海藻一般四散飞舞,我被她邪魅的笑容成功俘获,跳进舞池跟她一起摇摆,直至大汗淋漓。她的手若无其事地搭在我的肩上,身上的香水味道让我一阵阵眩晕。我的手搂住她的腰,她仰起头非常认真地盯着我的脸看了足足有一分钟。

  这一分钟里我看到她白皙的脸庞上生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种空旷忧伤的迷离目光,像是要掉出眼泪来似的,我忍不住低下头试图亲吻她丰盈粉嫩的嘴唇。

  “哈哈哈!”

  她突然在舞池中央哈哈大笑,纤细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我的脸,她慢慢慢慢地靠近我,嘴唇几乎要贴到我的嘴唇上,长长的睫毛剪辑着我突然变得笨拙的动作。

  “金阳,你记住,你是我第一个男人。”

  我愣在原地看着她走向吧台点了一杯血腥玛丽清啜一口,猩红的粘稠液体挂在她似笑非笑的唇角,像极了暮光之城里那些长生不老年轻貌美的吸血鬼。

  我一定曾经在某个时刻像现在一样为这种空旷忧伤的迷离眼神心动过。

  我一定曾经在某个时刻像现在一样为一双明亮得像是闪烁着泪光的双眸心疼过。

  我一定曾经在某个时刻像现在一样为这种无比脆弱的坚强决绝而心碎过。

  就连她低头摇晃着酒杯的侧脸也让我觉得似曾相识。

  该死,我就是想不起来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这一切。

  不对,不是她。

  根本就不是她。

  可是除了她,还有谁?

  还有过谁?

  这种纠缠交错的疑团把我推到她的身边,让我拉住她的手,努力在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寻找答案。

  “我们以(Meiwen.com.cn)前是在哪见过吗?”

  她一脸无辜地看着我,笑容在妖娆的脸庞上肆意展开,眼底划过一丝我确定我一定曾经在哪里见过的哀愁。

  “呵呵,当然见过,我说过,你是我第一个男人啊。”

  {管瞳:回忆,它在我左右,计算着情仇。}

  .

  我第一次见到金阳是在两年前。

  那个时候木讷的我因为太过沉闷身边一直没什么朋友,总是觉得到了这个年纪还过着这样的生活确实是很寂寞。一款叫做陌陌的手机交友APP那年刚刚流行起来,我们就是在他的陌陌群里认识的。

  正式聚会之前简短的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陪他们打麻将,帮忙破钱、买烟、买水。第二次是大家刚好离得都不远,四五个人吃了顿简单的午餐。我一直是都那种不太爱说话,也不太会说话的人,加上没有观察别人的习惯。所以,我既没有特别注意他也没跟其他人有什么交流,只是偶尔有人开玩笑说我跟他的身高很般配。

  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叫管瞳,他们只知道,我的陌陌昵称叫雏菊。

  除了打麻将的那次金阳送我到过我家楼下,还有聚会的这天他来我公司接我,他们对我的一切都一无所知。聚会的那天我也一直没怎么说话,喝着饮料听他们讲着那些我当时完全听不懂的荤段子。

  特别,特别的不安。

  特别,特别的紧张。

  特别,特别的害怕自己太过沉闷而被他们讨厌。

  .

  “来,快到金阳小哥哥的怀里来。”

  吃完饭的时候我被他突然拉到大腿上,吓得浑身发抖着胡乱躲开,结果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那种丢人的感觉让我马上就要哭出来了,我抱住膝盖,努力把头尽可能深地埋进去。

  “哎呦!这么可爱金阳小哥哥爱上你可怎么办!”

  金阳小哥哥是我和他在陌陌上聊天的特别称呼。

  一定要被嘲笑了吧,怎么办,丢脸都丢到别人家了。这样想着眼泪自己就流出来了。还是,还是没法抬起头啊。如果被大家看到我哭了,一定更丢脸吧。

  我完全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温暖的结实的拥抱把蜷缩成一团的我抱了起来,就是像电视剧里那样的公主抱。我知道,一定是他,可还是,不敢抬起头,看到他的脸,一定会脸红的啊。

  他的声音在那个时候显得特别温柔,“我去!这

  轻得简直没有重量阿!雏菊,你是吃什么长大的?不食人间烟火吗?”

  听到他一连串的调侃,我更没办法抬起头,在这样的情况下四目相对,会哭得把他吓跑吧。一定会的。

  .

  我是一个傻姑娘,我一直都对这点深信不疑。

  就像当我一个人上楼去取落在他家的电话看到他拿着电话站在门口开着门等我的时候,居然傻乎乎地问他,“你知道我手机落下了怎么不帮我送下楼呢?”

  我好像在黑暗中看到他的嘴角扯起一个坏坏的笑,紧接着就淬不及防地被他拉进屋里摁在刚好关上的门上,那张器宇轩昂的脸扑面而来,微凉的触感轻轻地在我嘴唇上来回摩挲,他狭长的双眼陶醉地紧闭着。我浑身都在不能抑制地抖动,就像是一种痉挛,心跳快得已经不能呼吸,眼泪自然而然没出息地流了出来。

  “把嘴张开。”

  那声含糊不清的低吼让我的心跳得更快了,就算是我完全不懂得应该怎样配合,口腔也还是被他用舌头和牙齿撬开来了。

  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完全没有说话的机会。

  他已经按住我的双手把我压在了沙发上,不知所措的我脑海里闪过那些电视剧里的画面,用力咬住他的舌头。他松口之后我并没有得救,他只是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笑眯眯地说,“你挺淘气阿!”

  那张笑眯眯的温柔的脸,不管怎么说,真的很迷人,让我刚刚平静下来的心跳有继续疯狂乱跳。

  就在我犹豫的时刻,他开始继续亲吻我。

  天呐!手!手伸进衣服里来了!

  我用力挠破了他的胳膊,发了疯一样地咬他,双脚不停地蹬着刨着,声嘶力竭歇斯底里的鬼哭狼嚎,满嘴都是“救命阿!救命阿!求求你!求求你!你放了癫痫病发作怎么救我吧!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他终于停了下来,我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我真的害怕他还是以为我在跟他闹着玩。

  我感觉到额头上落下一个冰冷的吻,我看着他坐起来,从茶几上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递给我,我不敢接,一动都不敢动,怯生生地看着他,我害怕他在下一秒又突然变成刚刚的样子。

  他悬在空气里的手,修长干净。我迅速抢走他手里的纸巾就退回来,一边擦着满脸脏兮兮的鼻涕眼泪一边小声地恳求他,“你把手机还给我吧,我要回家。”

  “你当我家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准走!留下来陪我看电视!”

  “可是他们不是都走了吗?”我嘤嘤啜泣着更小声地反驳了一句。

  “不许哭!再哭别说我不客气!赶快去洗把脸!”

  他说不客气的时候我真的有点害怕他揍我,我记得抗日片里的日本鬼子都是这么对待花姑娘的,大嘴巴子扇得顺着嘴角淌血。

  所以我非常听话地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

  像个傻瓜一样的我,蜷着身体抱着膝盖坐在沙发的另一端,离他很远很远,他在看一场我完全不知所云的球赛重播。

  “你离我近点,我又不会吃了你。”

  听到他的话,我还是一点都不敢动,刚才的一切真的是太可怕了。

  “你不过来我过去好了。”

  他站起来的时候我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赶快伸出手制止他,“你别过来,求你了。”

  他一边坐下一边说,“我不过去也行,你过来,躺我腿上。”

  “我不要!”

  我非常干脆地拒绝了他。

  “你确定?在我反悔之前你最好乖乖地给我过来。”

  毋庸置疑的口吻。

  我还是输了。

  我躺在他的腿上,他开始讲他那些神奇的经历。比如有一个女孩来他家的时候一定要赖在他家里住,一个女孩也是在这个沙发上跟他一起看电视的时候非要躺在他腿上他都不让,还有附近一个玩陌陌的17岁女孩总要来他家蹭网,还有他去台球厅的时候有女孩看见他太帅都会尖叫起来。

  我听着,觉得就像天方夜谭。

  他确实还算帅,但是也帅不到需要想方设法赖在他家,抱他大腿和尖叫的程度阿。

  对于我的嗤之以鼻他居然感觉到不可思议,“我这么帅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喜欢我么?”

  “你别闹了,我刚才吃的那点火锅全都要吐出来了。”我说着说着竟然拍了他一巴掌,其实拍完我就后悔了。

  “你又不害怕我了是不是?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他低下头给了我一个深深地吻,这个吻不像刚才的那么可怕,依旧很冰但是很柔软。反正,这次我一点都不想哭。

  他笑盈盈地捏了捏我的脸蛋,“我家雏菊姑娘是初吻啊?”

  我的心突然又开始不听话地乱跳了,我别过头,没有说话。我应该要说话的,那样他就不会把他的嘴唇贴在我的耳边了。

  他说,“把眼睛闭上。”

  我听话地闭上了眼睛,感觉到缠绵的吻一直在耳际和脖子上落下,他俯下身子紧紧地拥抱我已经麻痹的身体。

  这一次,他的手放到我胸口的时候我都没有发现,他轻轻地亲了一下我的鼻子,“我们雏菊心跳得很快嘛!”

  我慌乱地推开他的手,继续蜷着腿坐起来。

  “都什么年代了!你也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孩了!至于吗?”他摸起茶几上的一盒烟,叼了一支在嘴里,打火机的火光跳跃了一下就熄灭了。后来的很多年里,我都觉得那一刻像极了一个短暂的预言。

  “我只是觉得我离你的生活真的太远太远了,我们不会在一起,也不会结婚。我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傻乎乎的,一点都不讨人喜欢,不漂亮,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我只能过(MEIWEN.COM.CN)那种最平凡的生活,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等着家里物色一个合适的对象,顺理成章的恋爱、结婚、生子。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不是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说着,声音就有点哽咽。所以,我努力的保持微笑做了一个结束,“我知道我很土。呵呵。我一直就是这样阿。呵呵呵。”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怕看到嘲笑的目光,他的声音在很近的地方传过来。

  “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选择的权利、犯错的权利和被原谅的权利。”

  我感觉到他用力地把我搂住,我顺势无力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应该看上去就像一只断了头的木偶吧。

  他的声音继续在耳畔响起,“我知道你跟她们不一样,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就像她们,一开始都说不让,可是到最后,谁都剩不下,不是我,也会是别人。这是没有人能逃过的成长,你知道吗?”

  “那……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家,你能给我爱吗?”我知道,我又问了一个傻得不能再傻的问题。

  “我不知道。但是我会对你很好。”他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从下面看,他长长的睫毛真好看。

  我觉得这个回答有点失望,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根一根好看的睫毛,自顾自的呢喃着,“如果不是爱的话,那么所有的好都不能算是好吧。”

  他一把蒙住我的眼睛,“别这么看着我。我忍了这么久了,真是很不舒服。”

  “你哪不舒服?我帮你。”

  我当时的迟钝一定被他笑死了吧。

  “傻子,你帮不了我。”他的表情是特别不自然的一种尴尬,只能一边把我往卧室里推一边说,“我求你了,趁我还没反悔,你赶紧睡觉去吧,我在沙发上忍一晚上就没事了。”

  .

  “如果像你说的,不是你也会是别人,你就不要忍得这么辛苦了。”

  “睡吧,你是一个好姑娘。”

  “其实我也很好奇。”

  “……好奇什么?”

  “如果,我们真的这样之后会是什么结局?”

  “只能是朋友,我会对你很好。”

  “嗯,我愿意。”

  这段对话发生在我进入卧室两个小时之后。

  其实,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可这样的话,显得我又做作又伟大,就当做我真的是太寂寞了吧。

  也许,我真的是太寂寞了呢?

  谁知道呢?

  我只知道,十几秒之后卧室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

  原本冰冷的他像一团火焰一样燃烧在我的周围,又或者不是燃烧的火焰,可能是天空掠过无数飞鸟,可能是流星渐次坠落地面,也可能是深海里的鱼群整齐地跳跃出水平线。

  那是一种怎样深刻地撕裂般的生涩疼痛。

  看见的,熄灭了。

  存在的,消失了。

  .

  “对不起,我以为我可以,但是我真的不能继续跟你做朋友。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对不起,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伤害你。对不起,我真的没法面对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人,你忘了我吧。对不起,你很好,是我配不上你。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你真的是一个好姑娘。”

  收到这条很长很长的消息,是在第二天晚上。

  对不起,他说了十一个对不起。

  眼泪划过眼角,滴落在枕头上,洇出一圈浅灰色的印记。

  .

  我记得我好像抱着手机哭了一夜。

  不对,好像是三天三夜,粒米未进。

  那部旧手机里只安静地躺着这一条短信。

  对不起,十一个对不起。

  真的有那么对不起,你会连我是谁都想不起来吗?

  呵呵,当初因为我是一个好姑娘,所以你不能跟我在一起。

  那么,现在我玩得起了,我们就好好地玩一玩吧。

  单纯的我,你不要。

  那好,那就看看城府深的我,你斗不斗得过,受不受得了。

  {苏荷:缘分,还没到尽头。只要,你继续牵手。}

  .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已经习惯了,已经麻木了,已经没有知觉了。

  一个月了吧,无人接听、无法接通、正在通话中,这一次是关机。

  我感觉得到,我一直都感觉得到,我的金阳小哥哥,他不爱我了可以治疗癫痫吗

  其实,我感觉他根本从一开始就不爱我,我只是他心里那位雏菊姑娘的一个代替品。

  他是一个健忘的人,所以他忘记了他以前在群里聊天的时候总会提起那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姑娘。那个姑娘长得很白,大眼睛,不爱说话,瘦瘦小小柔柔弱弱的,还特别的单纯。最关键的,她跟他是第一次。据说是他当年犯浑了,把她赶走了。后来后悔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她了。她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整个群里的人都知道他对她的感情,我也是他们这段感情的粉丝,就是因为他的痴情我才爱上他的。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见单膝跪地的他,会哭得那么激动。

  群里的人都告诉过我,他差不多一年半丝毫不近女色。

  群里的人都告诉过我,他这次跟你一定是认真地。

  群里的人都告诉过我,他错过所以更懂得珍惜。

  可是他们都没有告诉过我,我比不过那朵他回忆里的雏菊。

  储物间里的那张床碰都不许碰,沙发永远都不可以套沙发套,门口玄关那里总是摆着一盆雏菊……

  我就算是个傻子也该猜得到原因。

  从跟他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我的心里就装满了浓烈的不安,我用尽一切办法想要试图让他证明他爱我,他越是做得滴水不漏,我就越是能够看清他心里那块叫做雏菊的阴影。

  我甚至希望那朵雏菊她能够回来跟我一较高下,至少让我输得心服口服,至少让我离开得了无牵挂。

  最近有一次,我问他看到我会想到什么的时候,他居然说是雏菊。

  这个比喻就像是一把刀子,深深地插进我心口窝最脆弱的那个地方。

  让我留下他吧。

  让我留下他吧。

  我已经,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继续失去了……

  .

  金阳小哥哥今天回家了,我很开心地冲到门口拥抱他,亲吻他。

  他温柔地把我推开,捧着我的脸特别严肃地说,“苏荷,我们好好谈谈吧,好吗?”

  “不好!我不谈!我什么都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听!我不要分手!我不要分手!”我拼命地冲着他嘶吼,使劲全身力气地摇头。

  他轻轻地摁住我的双肩,不让继续发狂,眼眶里的泪水是跟他那句话一起流出来的。

  “苏荷,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

  那种整个身体都被抽空的绝望,让我几乎要窒息掉,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我世界的那个开关像是被谁碰了一下,瞬间一片漆黑。

  .

  我醒过来的时候他坐在床边上,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日光灯在这一刻显得特别亮,亮得让人心烦意乱。

  “雏菊回来了?”

  “没有。”

  “那她是第一次?”

  “不知道。”

  “她很听话吧?”

  “一点儿也不。”

  “她很爱你?”

  “我爱她。”

  “她很漂亮?”

  “嗯。”

  “比我漂亮?”

  “嗯。”

  “我怀孕了。”

  我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手里那个准备给我喝水的被子掉在地上被摔得粉身碎骨,我抬起头就看到他快要哭出来的那张脸。

  然后我就笑了起来,甚至笑出了眼泪。

  .

  “你别怕,我会把孩子打掉,我不用你负责。”

  我非常平静地捧着他重新接的这杯水说出了这句话。

  我一丁点都不觉得残忍,那种感觉就好像我肚子里是一摊廉价的猪肉。

  “我没有允许你打掉我的孩子!我养得起!”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霸道的语气,真的让我感动得噼里啪啦地掉眼泪。

  “那你真的不离开我了吗?那个你现在爱上的人要怎么办?”

  “别哭了,对身体不好,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他柔软干净的手指帮我擦掉眼泪的时候,我觉得,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失去他。真的,不能失去他。

  “我就想喝一碗你做的粥,只要是你做的,我全部都会吃光。”我冲着他挤出一个虚弱苍白的笑容,应该很难看吧。

  我不能失去他,真的不能失去他。

  我掏出藏在身后的手机把刚刚这段录音摁下了保存键。然后拿起桌子上他的手机,找到了那个储存成雏菊的号码,拿我的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我是金阳的未婚妻,我们能找个时间见一面么?”

  那边的信息回得非常快,“我为什么要见你?”

  “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那边没有再回信息。

  过了一会,金阳端着粥走了进来,一脸宠溺地说,“哟吼!好粥到!”

  .

  我看到她的那张脸的一瞬间就知道我输得一败涂地。

  不可方物,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天见尤怜……

  所有形容女人美貌的词汇全都可以用在她的身上——苗条高挑的身形,皮肤白嫩得吹弹可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皓齿红唇,粲然一笑百媚生。

  “长话短说。”她坐在咖啡厅里对我礼貌地假笑了一下之后,娴熟老练地点了一支烟,托着腮帮子吞云吐雾等着我开口。

  “我不想多说什么,我就想给你听段录音,让你知难而退。”说完我就平静地掏出手机给她听昨天我跟金阳的那段对话。

  我说,你别怕,我会把孩子打掉,我不用你负责。

  他说,我没有允许你打掉我的孩子!我养得起!

  我说,那你真的不离开我了吗?那个你现在爱上的人要怎么办?

  他说,别哭了,对身体不好,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我说,我就想喝一碗你做的粥,只要是你做的,我全部都会吃光。

  “哈哈哈!”她在我面前莫名其妙地放声大笑起来,“两年不见,他还真是渣得一如既往!”

  “两年不见?”我的心里一惊,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告诉你,小姑娘,我为了他做引产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撒尿和泥呢!”她葱管一样的长指甲轻轻抵着我的下巴,一个大大地烟圈吹到我的脸上,精致的容颜笑得面目狰狞。

  “我的孩子就这么死了,我也不会让你的孩子好好活着!”她松开手之后把一杯滚烫的咖啡泼在了我的脸上,咬牙切齿的森森冷笑着,“呵呵!不!只要是他的孩子,我都不会让它们来到这个世界上!”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已经空荡荡的了。

  我知道了,这个雏菊就是那个雏菊。

  可是为什么,他说她不是。

  可是为什么,她对他恨之入骨。

  他明明,明明那么爱她。

  {金阳:我们,让爱慢慢成熟,直到天长地久。}

  .

  苏荷怀孕了,这是好事。

  两年前,雏菊就告诉过我,很多事情,我们本来就是无法选择。

  我是错的,我们的确有选择的权利、犯错的权利和被原谅的权利,可是如果我们的选择本来就是错的,我们未必会得到原谅,或者你要求得原谅的人,早就消失了阿。

  所以,这一次,我不想做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我陪着苏荷去孕婴超市买了很多宝宝的衣服,还有一家三口的亲子装,我看得到苏荷脸上那种幸福的笑容。这样就够了,就算我不能幸福,至少我能够让别人幸福阿。

  当初答应过雏菊要对她好的,可是却没有做到。

  这次,一定要做到。一定一定要做到。

  我亲了一口苏荷的脸蛋,“你先挑,我出去抽根烟。”

  .

  管瞳应该已经在这家孕婴店门口站了很久了吧,我刚出门就撞到了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还有一脸妖气的笑容。

  “原来,她真怀孕了阿~”

  我点烟的时候觉得有点古怪,皱着眉瞄了管瞳一眼。

  “好奇我怎么知道的?问问你的老婆大人啊!问问她是怎么给我发短信约我见面的?又是怎么在咖啡厅里给我放你跟她甜蜜蜜的录音的?对了,我因为生气在她脸上泼了一杯滚烫滚烫的咖啡,南昌治继发性癫痫病哪家好居然没毁容,下次我得泼硫酸阿,哈哈哈!”

  我听着管瞳说的这些她欺负苏荷的话莫名地有点生气,就像看见有人欺负雏菊我也一定会很生气,于是我就站在孕婴店门口冲着他大吼。

  “我追你,我喜欢你只是因为你有的时候很像我以前真心爱过的那个女孩!不是因为你漂亮!不是因为你特别!我不许你伤害我的家人!”

  “呵呵。”管瞳在我面前低着头笑了一下,就是现在这种角度,像极了当年的雏菊,她一边鼓掌一边抬起头,恢复了那副盛气凌人趾高气昂的样子,微笑着指着我的鼻子对我破口大骂。

  “你他妈也配说爱?!是谁当年用11个对不起解决了一段原本可以发展成夜夜情的一夜情?如果你当年像现在对那个女人一样你就不会死掉一个八个月大的儿子!对,金阳,我告诉你,你有过一个孩子,在他母亲肚子里八个月的时候活生生做了引产手术。凶手就是你。呵呵呵。”

  她说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冲过去拽住她的胳膊。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只是告诉你,你不配你现在的这种幸福。”

  她甩开我的手,那个雾气一般的笑容彻底消散在我面前。

  回过头的时候,苏荷站在孕婴超市门口,一脸阴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

  “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真的不是那样。”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我会做一个好爸爸的。”

  “你要相信我阿。”

  我对着面无表情的苏荷解释了一路,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开心,我那个时候真的好想杀死管瞳那个妖孽。

  “恩,我一直都相信阿。”

  苏荷笑了,终于笑了,虽然,笑得有点勉强。

  {管瞳:你松开我的手,心一直在颤抖。}

  .

  他对她说,我

  没有允许你打掉我的孩子!我养得起!

  他对她说,别哭了,对身体不好,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他对我说,我追你,我喜欢你只是因为你有的时候很像我以前真心爱过的那个女孩!

  他对我说,不是因为你漂亮!不是因为你特别!

  他对我说,我不许你伤害我的家人!

  那个时候,我真的有好几次想要杀死那个叫苏荷的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可笑么?

  真心爱过。呵呵。

  不是为了漂亮,不是为了特别。

  这么一说,那个叫管瞳的女生跟从前的我很像阿。

  呵呵,我究竟,输给了谁。

  我到底,错在了哪?

  .

  离开他之后,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唯一想到的就是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死去。

  我是在第七次自杀的时候发现我怀了他的孩子,我爸我妈居然没有打我没有骂我,只是追问我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为了我心里的爱情,对他的,可笑的爱情,一个字都没有说。

  我还在他们给我预约好的手术时间逃出了医院,我离家出走了整整大半年。天知道我有多想给他生下这个孩子,不顾所有人的反对都想要给他生下这个孩子,只是因为这个孩子的父亲是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最深爱的人。我甚至没想过要他认这个孩子,我甚至没想过要他负任何的责任,我甚至没奢望过得到他的一丁点爱。

  一定没有人,没有人知道我最后一次被爸妈抓到医院去的时候我有多绝望。

  我对他的爱,从失去孩子的那一刻起就全部变成了无止境的恨。

  .

  我要报仇,所以我去了一趟韩国。

  因为我自己也是杀害我孩子的凶手,所以,我在手术台上,任由自己被千刀万剐,我清晰地听到手术刀割破我皮肤时那种钝重开裂的声音。

  一年之后我换了一张脸。

  然后我用两个月的时间重新接近群里的那些人,再次站在你面前。

  我记得跟那个整容医生说过的每一句话。

  “你没有缺陷,为什么要整容?”

  “我有一段很悲伤的过去,我想把过去和这张脸一起丢掉。”

  “你想整成什么样子?”

  “性感,美貌,越美越好。”

  {苏荷:说着分手的理由,我全都不能接受,退后。}

  .

  金阳这段时间一直对我很好,或者说,对他的孩子很好。

  陪我逛孕婴商店,看很多孕妇的书,还有,没有再见过管瞳。

  可是我的心里更加不安,我害怕有一天他会发现,管瞳就是雏菊。

  身边的金阳已经熟睡,身上散发着古龙水的香味,梦里孩子气般的颓废。

  我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给管瞳发了一条消息,“我们再见一面吧,想让你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事。”

  然后我蹑手蹑脚地拿着手机拍下了储物间的那张床,客厅里那个永远没有沙发罩的沙发,还有门口玄关里的小雏菊,并且发给了她。

  第二天早上,我收到了她的回复,“好,下午两点,上次的咖啡厅。”

  .

  “你怎么不喝咖啡?”

  管瞳还是早早就坐在咖啡厅里等着我了,咖啡一口都没有喝。

  “太苦,这小半辈子已经吃过太多苦了。”她摆弄着自己长长的水晶指甲,看都没有看我,“老规矩,长话短说。”

  “你不该这么恨他的。”

  “那我该恨谁,恨我自己,还是恨你?”

  “他一直都很爱你,推开你一个多月之后他就开始失心疯一样的到处找你,去你家小区门口等你也等不到,去你公司找你也找不到,电话也打不通,陌陌也联系不到,他几乎试过了所有方法。

  “离开你的一年半里他完全不近女色,他跟我在一起也是因为我有些地方像你。自从我搬进去住之后卧室就换成了新床,你睡过的那张床放在储物间,任何人都不许碰;沙发上也是从我搬进去之后就没再套过沙发罩;门口的那盆雏菊花几乎是他的生命。

  “群里所有认识你的人,不认识你的人全部都知道他最爱的人是你,我爱上的也正是他的这份痴情。所有人都有理由帮着他骗你,但是,只有我不会。”

  在我说了这么多之后,她终于看了我一眼,她这次没有泼我一脸滚烫的咖啡,也没有笑,她面无表情地冷冷看着我。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你是要为了我们两个坚贞不渝的爱情去堕胎?还是你为了我舍得放开那个我早就已经弃若敝屣的男人?”

 (Meiwen.com.cn) 对面的座位,又空了下来。

  我能理解她,也许没有这份仇恨,她连活着都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

  .

  我回家的时候金阳正在看着一本食谱给我熬鸡汤,我从他的背后拥抱他,眼泪一不小心就打湿了他的白衬衫,他回过头轻轻的拥抱我,温柔的吻落在我的额头。

  我抬起头看着他溢满宠溺的眼睛,鼓起了勇气对他说,“对不起,我骗了你。我没有怀孕,我只是太想把你留在我身边了。”

  他扫视着我的目光就像是一架寒光外泄的机关枪,把我扫射得千疮百孔。

  我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还有,管瞳就是你的雏菊,当年的雏菊就是现在的管瞳。”

  “你说什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抱着我的手明显的颤栗着。

  “现在的管瞳就是当年的雏菊,她为了你失去过一个孩子,她可能是整容了,她真的就是雏菊。我这次没有骗你,真的没有。”

  “我操!你们这两个疯子!”

  他放开怀抱中的我,穿着拖鞋系着围裙就跑了出去。

  我知道,我该离开这里了。

  ,

  整理好行李的我,站在门口,有些舍不得地把我的那把钥匙放进了雏菊花盆里。

  我真的不能哭,我必须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

  我只是抚摸着我肚子里的这个小生命,对它轻声说,“宝宝,妈妈带你回家,你的爸爸不应该为了我们两个放弃幸福。你说,对吗?”

  {金阳:为你放弃了我所有,只想你能回头,就当一切从新来过。}

  .

  我打不通管瞳的电话了。

  就像我当年打不通雏菊的患有轻微的癫痫病,能用药物治疗吗?电话。

  我疯狂地奔跑在街上,像一只无头苍蝇。

  .

  我跑到管瞳带我们去打麻将的那个家的时候,她正拎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从里面出来。

  我不顾一切地飞奔到她面前,紧紧地抱住她,不管她怎么说让我放她下来我都不放手,我抱着她在楼门口一圈一圈地转着,她还是轻得好像没有重量。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填补这两年多对她的亏欠。我什么都不想听她说,我就想这么一直抱着她,想把她抱进身体里面,想跟她成为互相的血肉。

  一分,一秒,都不愿意在分开,一丝,一毫。

  .

  管瞳终于还是被我成功地带回家了,太晚了,因为来不及准备,我们两个直接就躺在储物间里,就只是这么安静地躺着。

  “你真是疯了!谁叫你整容的!我就站在你面前却不认识你的时候你就不觉得你很残忍吗?”

  我轻轻刮着她的鼻子,顶着她的脑门,紧紧地抱着她,生怕她会突然一下就不见了。

  她靠在我的怀里,问我,“苏荷的孩子怎么办?”

  “那个女人才真的是疯了,她居然在我跟她说分手的时候骗我说她怀孕了。”我说着就又亲了她的额头一口,“她差一点就害我永远都不能跟我家管瞳相认。”

  “你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不能再失去一个孩子了。你应该跟她去医院好好地确认一下才对。”

  无论是雏菊还是管瞳,都是这么善良,都是这么为我着想。

  我紧紧地抱着管瞳蹭着她的脸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以后,会有很多很多的孩子。”

  “可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作为一个母亲,失去孩子究竟有多痛苦。你已经伤害过一个女人了,不能再伤害另一个了。”

  我拍着我家的傻管瞳说,“好好好!遵命!我的金夫人!我后天再陪她去医院检查,不,我们两个一起去,我怕我不在你身边你就又消失了怎么办?”

  我家的傻管瞳居然问我,“那明天干嘛?”

  “明天当然是吃饭、看电影、逛公园、给你买衣服、买被子、买沙发罩、买所有你喜欢的东西阿,还有去所有我们应该去但是没去过的地方。”

  “傻瓜,干嘛非要在一天做那么多事情?”

  “以后有以后的事情啊,我们还要生很多很多的宝宝呢,我陪你逛孕婴超市,我只陪你逛孕婴超市。”

  “好啦,我困了。”

  “叫我金阳小哥哥,你一次都没叫过。”

  “……”

  “那我给你唱歌,先唱歌,然后再讲故事……”

  看着管瞳那张安稳熟睡地恬静笑脸,我感觉这么多年那些飘忽不定的想念在这一刻全都尘埃落定。

  .

  “金夫人,说实话,我有点害怕见到苏荷,怎么办?”

  其实,我是要去准备跟你求婚阿。

  “好好好,那我自己去找她好了。你在家好好休息,昨天玩了一天也累了。”

  “不好,不好,你亲我一口再走。”

  我的小管瞳,我真的是一秒钟都不想离开你。

  .

  我换好了西装,去花店买了一大捧新鲜的雏菊,去Darryring取出那枚昨天偷偷订好的钻戒,坐在之前跟管瞳常来的法国餐厅里,小提琴手已经准备好。

  我正了正脖子上的领结,给管瞳发了一条信息。

  “亲爱的管瞳小姐,曾经的雏菊姑娘,很近的将来的金夫人,您的未婚夫金阳先生在老地方恭候您的大驾,不见不散。”

  我觉得我此刻嘴角的笑容一定很好看,今天,今天管瞳一定会夸我帅的。

  她还从来没有夸过我帅呢。

  {管瞳:你的吻还在我左右剌痛伤口,我已无力解开忧愁。}

  .

  苏荷不出所料地没有见我,这让我更着急了。

  金阳为了我已经痛苦了这么久,我不想发生任何会让他后悔的结果。

  .

  见到苏荷的时候我没有认出她,不过才两天,整个人就已经憔悴得不成样子。

  还是我先开的口,“我是为了金阳来的,别以为我有多感激你或者多关心你,我只是不希望他因此受到任何地伤害。”

  “不用查了,我是怀了他的孩子。”她清澈明媚的眼睛诚恳地看着我,态度几乎是哀求,“我不会让他知道的,能不能,让我留下这个孩子?可以,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吗?”

  当然。

  因为我爱他,所以我不会让他再失去一个孩子。

  因为我爱他,所以我不会让他的孩子没有父亲。

  “孩子在你肚子里,又不是在我肚子里,生不生随你的便。”

  我应该是弧度适中地对她微笑着吧,应该丝毫看不出我有任何的反常吧。

  “你知道他追你的时候常去的那家法国餐厅吧?他在那等你,好像有什么事要跟你商量。”

  .

  我回到家整理行李的时候,发现,我想要带走的东西真是太多了,新买的那条大嘴猴图案的毛毯,新买的那套米老鼠图案的情侣睡衣,新买的那对草莓图案的情侣杯子……后来一想,这些,都应该留给他和苏荷用阿,他们已经买好了宝宝的衣服、亲子装。

  我只抱走了他昨天刚刚买给我的那个薰衣草大熊,我还淘气地拿走了钥匙,剩下就只有来的时候拎的那个行李箱。

  原来,我真正可以带走的东西,那么少,那么少。

  下楼梯的时候我用陌陌发了五条语音消息给他。

  .

  “金阳小哥哥,你要记住,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你必须要对苏荷的孩子好,不然我又会恨你了,你要把对我们死去的孩子的爱都放在苏荷的孩子身上,你要用两倍的爱去爱这个孩子。”

  “我也觉得很可惜,这辈子我恐怕是做不了你的金夫人了,但我永远都是你的小雏菊,永远都你的小管瞳。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遇见你。”

  “你不要觉得对我很愧疚,其实我恨的不是你,是不能相信你的自己,是不能保护我们的孩子的自己。我们说是两年,真正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也就个把月。”

  “苏荷是个好姑娘,她跟当年的我一样。不,她比我伟大。她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来换取我跟你的幸福。我的人生已经毁了,可是她的人生从刚刚开始。”

  “金阳小哥哥,我爱你,我爱你笑眯眯亲我额头的样子,我爱你飞奔过来拥抱我的样子,我爱你明明想跟我求婚又不敢直接告诉我的样子。在我的心里,你最帅了。”

  {苏荷:为你放弃了我所有,只愿你能逗留,爱情虽然不能强求。}

  .

  我到达餐厅时看到桌子上的戒指盒,餐桌边的小提琴还有金阳那张失望的脸,我就明白我被管瞳给骗了。

  .

  金阳撕心裂肺的哭声我到现在都记得,他哭得像个孩子。

  他说,管瞳,谁给你的权利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两次?

  他说,管瞳,谁给你的权利让你伤害你自己?

  他说,管瞳

  ,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把自己弄得这么难过?

  他说,管瞳,你这个疯子,你要叫我就到我面前来叫我啊!

  他说,管瞳,你这个傻瓜,你要说爱我你就现在站在我面前说!

  他说,管瞳,你这个骗子,你在陌陌里夸我帅是不算数的!

  他说,管瞳,你给我回来!

  他说,管瞳,我爱你!

  他说,管瞳,我不能失去你!

  .

  就连看着他在机场里疯狂哭喊的我,都忍不住跟着他一遍又一遍的掉眼泪。

  {金阳:就让我承受,许下那毒咒,我愿做你爱的死囚。}

  后来,我并没有跟苏荷结婚。

  但是我有听管瞳的话,我很爱我和苏荷的孩子。

  他们好多人都说我是个疯子,因为我老是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米老鼠图案的睡衣拿着一对旧旧的草莓图案的杯子在机场走来走去。

  一看见年轻漂亮的女孩就会冲上去大喊管瞳的名字。

  我不知道管(MEIWEN.COM.CN)瞳去了哪里,也不知道管瞳还会不会回来。

  反正一辈子那么长,我会一直等她,一直到死。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